“先锋系”水落石将出 旗下金融机构或面临风险处置

2月下旬,网信证券被媒体曝出因委外资金债券违约,资产被冻结。

 

网信证券在券商中基本垫底,寂寂无名。近期一再传出被托管乃至被行政接管的消息。截至财新发稿,尚未公告。波澜不惊之下,相关消息对其母公司——先锋集团以及整个“先锋系”来说,恐怕是进入暴风雨中心的最后一道闪电。

 

3月4日上午,财新记者致电网信证券询问相关事宜,对方语气紧张、不置可否,表示要请示领导后再回复。当日下午,网信证券总裁办回电称公司运营一切正常,未被接管或托管,有关财产被冻结的问题,则要再请示领导后看如何回复。
 

近日,有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表示,自2018年12月底以来,先锋集团针对内部员工的一款理财产品逾期。这一产品的年化利率高达14%-20%,一年两期,一期总额约1亿到2亿元左右,作为一项“员工福利”面向内部集资。到2019年2月上旬,网上出现重复发布的一条帖子,指出先锋系内部基金东方红产品应于2018年12月28号到期未归还本金,并强制要求员工续投产品。更有人在帖子下面回复:“先锋可不是一个私募逾期,是一批私募逾期”。不少员工此刻的心态十分焦躁复杂,投鼠忌器:一方面担心先锋违约,因此在网上频频爆料希望施加压力;一方面又担心外界关注太多,先锋彻底爆雷,投资更回不来。

 

2018年12月,先锋还曾曝出另一款名为“恒久财富恒信八号私募投资基金”(下称恒信八号)的私募逾期。恒信八号规模近1.5亿元,恒久财富是基金管理人,通过《网信证券盛世9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间接投资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中租)持有的融资租赁资产收益权,担保人则是联合创业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中租、网信证券、联合创业担保、恒久财富,均为先锋所控制。

 

这家拥有数百家公司、从线上到线下,密布各种关联交易的准金控集团,现在正危机四伏。

 

先锋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现年48岁的张振新,目前人在香港,近期一直在忙于先锋集团的“瘦身”与自救。他从最初的担保典当公司起家,近年来获揽了各类金融牌照,包括银行、证券、基金、期货、小贷、保险经纪、金交所等。先锋集团旗下分为互联网金融科技、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三大板块,其中最为知名的机构,是互金板块下的网信集团和香港上市公司中新控股(8207.HK)。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位私募基金的离职员工解释他离开的原因:目前先锋系资金链愈发紧张,资金募集越来越短期、资金成本越来越高,所投项目都遭遇困境,而且还被沽空机构盯上了,在劫难逃。

 

I.    财务危机爆发 网信证券面临风险处置

 

若被行政接管或托管,对网信证券的债务人而言,或许是件局面趋于稳定的好事;但对于先锋系而言,意味着危机正式爆发。

 

张振新的联合创业持有网信证券55.61%股权,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董事。剩余44.39%的股权,由沈阳市国资委和财政局控股沈阳盛京金控投资集团下属的沈阳恒信租赁有限公司持有。

 

2019年初,北京二中院的一纸民事裁定书,将名不见经传的小券商网信证券推向公众视野。2018年12月底,河南省虞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经北京二中院审查准许,网信证券名下银行存款1.91亿元或其他等值财产被冻结。在同一时间的另一起证券交易合同纠纷案中,虞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亦把网信证券列为被告。有市场人士分析称,这1.91亿元或与网信证券资管部门的中间业务违约有关。

 

根据2017年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情况,网信证券以6.65亿元的净资产在98家券商中排倒数第一,其营业收入2.9亿元、净利润879万元等多项指标,都在全行业垫底。在2018年证监会的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中,网信证券的评级为CCC,处于风险管理能力水平合格类券商中较低的一档。

 

网信证券的前身为1988年成立的沈阳国库券流通服务公司,后由沈阳财政局改组为诚浩证券;2008年增资扩股时,引ST大控(600747.SH)以及深圳市新永湘投资有限公司等股东;2014年,先锋系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斥资1.2亿元,从前二者手中获得股权。 2015年11月30日,诚浩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更名为网信证券。

 

 在先锋系入主之前,这家小型券商只有经纪、自营、投资咨询和基金销售四块业务牌照;先锋系入主之后,不到三年的时间就拿下了承销、保荐、代销金融产品、代理证券质押等十多类业务许可,扩张野心可见一斑。 据财新记者了解,网信证券实行的是“双总部”制,沈阳的总部为管理总部;深圳的总部为业务总部,以资产管理、固定收益、机构业务等为主。

 

在连续爆出债务问题后,网信证券可能将成为十几年来首家被风险处置的券商。截至财新发稿前,监管部门尚未根据《证券公司风险处置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予以公告。

 

根据《证券公司风险处置条例》,证券公司出现“治理混乱,管理失控;挪用客户资产并且不能自行弥补;在证券交易结算中多次发生交收违约或者交收违约数额较大;风险控制指标不符合规定,发生重大财务危机”等情形,且情节严重的,证监会可以对其行政接管。

 

所谓证券公司被行政接管,就是证监会或证监局安排专人成立接管组,行使被接管证券公司的经营管理权,接管组负责人行使被接管证券公司法定代表人职权,被接管证券公司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以及经理、副经理停止履行职责。

 

接管的目的,主要是清查证券公司财产,依法保全、追收资产;控制证券公司风险,提出风险化解方案,并核查证券公司有关人员的违法行为。根据规定,接管期限一般不超过12个月。满12个月,确需继续接管的,证监会可以决定延长接管期限,但延长接管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2个月。

 

根据《证券公司风险处置条例》,证券公司发生风险事件后,按情节轻重和不同阶段,可采取停业整顿、托管、接管、重组、撤销等措施。证券在规定期限内未能完成整改的,证监会可责令其停业整顿,期限不超过3个月;整顿期间,证券公司经纪业务和对客户的其他业务委托给证监会认可的其他券商托管;风险事件情节严重的,可直接由证监会对其行政接管。

 

在2004年到2005年期间,中国证监会曾成功处置了一批风险券商,原因多为挪用客户保证金、操纵市场、资金链断裂等,以上不同措施都有应用,可谓经验丰富。其中,行政接管的有南方证券;托管的有汉唐证券;破产清算的有大鹏证券;重组的有华夏证券等;而被撤销的券商则有北方证券、五洲证券、民安证券等。

 

时隔十多年,网信证券是否会再度开启了监管机构行政托管、处置风险的大门?而网信证券走到这一境遇的背后,则是先锋系这一类民营金融控股公司走向失败的困境:他们近年来活跃于线上、线下多渠道募集资金、收购金融牌照、资本市场炒作、币圈投机,但终难逃入不敷出的厄运。

 

II.   线上线下融资数百亿

 

互联网金融是先锋金融的招牌生意,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网信集团旗下的p2p平台网信普惠,二是中新控股下面的掌众金融和先锋支付。

 

网信集团原本的平台为网信理财,是一个集基金、保险、证券、P2P等业务为一身的互联网理财平台,但后因监管原因,网信将P2P业务单独剥离出来,建立了网信普惠,运营主体为北京东方联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联合)。虽然从股权关系上,东方联合与网信集团并无关系,但显示为两位自然人股东,即张振新(持股99%)和李焕香(持股1%)。

 

网信普惠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创始会员、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的常务副会长单位,业务类型主要包括消费贷、经营贷以及供应链小微贷等,目前经营仍较为正常。

 

在互金下半年“爆雷潮”时期,绝大多数的P2P平台高管都被边控,网信普惠也更换了四名高管。网信普惠的首席执行官陈志雄曾为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特种风险监督署副处长,渤海银行总行中小企业与贸易金融部总经理。2018年8月,陈志雄回新加坡做了心脏手术后离职。网信普惠的CEO变更为李焕香;此外,首席技术官周欣变更为张若识、首席风控官孙逊变更为周龙,监事方爱军变更为李程,与此同时,还增加了首席合规官朱灵芝。孙逊目前负责网信集团的风控。

 

根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信息披露登记系统,截至2019年1月31日,网信普惠的借贷余额为56.4亿元。这一规模在业内仅属中型偏上。 在近年来互联网线上融资受到严格监管后,先锋早就将融资大军转入了线下。先锋基金是先锋系2016年拿到的公募基金牌照,联合创业集团持股38%,大连先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37%。先锋还有规模更为庞大、隐秘的线下理财与私募机构,涉及数百亿规模。

 

先锋旗下的开元投资拥有十多家私募,由先锋系二把手张利群负责,均为自然人代持,分布在北京、深圳、香港和大连,包括证券类、股权类和其他类型,如先锋国盛(北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国益证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先锋开元(北京)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网信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吉美宝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先锋吉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像国益证通就是先锋在北京一家规模比较大的私募,原名先锋国益,后来为了‘去先锋化’才改的名”,有知情人士如是说。

 

至于私募的资金来源,主要是通过app网信理财,在中国的华北、江浙沪地区和南方有三家财富管理公司。华北地区的叫盈华财富;在华南地区以深圳为中心,叫弘达资本;上海地区叫联合货币财富管理公司,前几年在上海的管理规模应该可以排进前三。

 

先锋系的策略是通过前端的网信理财、网信证券、盈华、联合和弘达三家财富管理公司等销售产品,将募集的资金大部分注入到了自己控制的资产端。

 

III.     张振新其人

 

屏幕快照 2019-03-04 下午12.35.36.png

 

操纵如此庞大民间融资集团的张振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