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向彬是大同煤运巨贪腐败分子,十八大后仍不收敛

 于向彬是大同煤运巨贪腐败分子

  于向彬一大同煤运公司总经理,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大肆受贿的典型代表!

  骆惠宁书记,黄晓薇书记,山西省又出现一个腐败分子!!!

  山西省大同市煤运公司总经理于向彬自2015年任总经理以来,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在今年山西重塑美好形象之际,不知廉耻大肆受贿。

  1,于向彬和因巨额行贿刚刚被取保的川籍商人夏某勾肩搭背,暗箱操作,收受其巨额贿赂后,甘愿为夏某鞍前马后。把生产矿井小窑头整体托管给夏某,对上欺骗集团.私下签订的协议和上报集团的协议严重不符,多处违反国家的法律法规和集团的八个严禁,事实上是大包给了夏某(其中包括财务,人事,销售,生产等各项权利),最恶劣的是听从夏某的安排,违规更换小窑头的法人董事长,前任董事长的工作成绩在煤运有目共睹,非常优秀。于非常霸道,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免去其董事长职务,逼的前任董事长无奈只能调离煤运。听从夏某任命了一个没有任何煤矿学历和没有一天工作经历的混混杨丛青,此人争议非常之大,网上举报的贴子铺天盖地。在大同杨丛青是夏某马崽的事人尽皆知,这样等于小窑头矿的法人也成了夏某,最终的结局是把国有资产变相的送给了夏某!

  2, 于向彬刚到任时,一直威胁要废除帽帽山煤业以前签订的垫资协议。后在私人老板张某的运作下,给了于向彬巨大的利益,最终的结果是不仅没有废除,还签订对张更为有利的补充协议,直接把销售权也给了张。

  3,于的日常工作只为捞钱,不管其它。面对基层单位的矛盾,一味地推卸责任,在他嘴里所有的错误都是前任的问题,挂在嘴上的话就是你们去找集团,不是我的责任,我也办不了。造成了现在这样大量非访的局面。于现在只是收钱办事,搞的大同公司乌烟瘴气。山西省在十八大之后,有那么多活生生的例子,山西省委和黄晓薇书记做了那么多工作,特别是骆书记到山西以来提出要两手硬发展经济,可就是在这种时候,山西大同煤运公司仍然出现了,大肆受贿,只顾个人利益不顾企业死活的于向彬!

  4,作为县级干部于向彬向组织申报个人财产事项时于有重大隐瞒情节请组织调查。

  于向彬的事情,就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都是明摆着的,只要派人了解,其亿万家财怎么来的都清清楚楚。我是一个小职员,我不相信现在还有这样的人被提拔重用,还在肆无忌惮的受贿捞钱。王岐山书记说的越往后执行纪律越严,是不是到了山西煤运公司就成了空话。也不知道领导们能不能看到以上内容,我害怕报复不敢留名。

  恳请黄晓薇书记来大同煤运公司看看,现在这样的人真是让人寒心啊,我情愿相信这只是黄书记被他们蒙蔽了眼睛,相信不知廉耻的腐败分子卷土重来绝对不会长久,请各级纪检部门和集团尽快调查落实,不然已经在危难之中的大同煤运公司将沦入万劫不复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