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濮阳市一个靠索贿行贿得势的官场“怪胎”

 “开发区党委书记早晚是我的。”说这话的是现任河南省濮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陈晓华。陈晓华为何大言不惭?因为“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是他的人生信条。为此,十多年来,陈晓华靠巨额索贿行贿,从濮阳编织袋厂的一名普通工人,渐次“成长”为了共和国的正县级领导干部。特别是2014年因濮阳原市委书记吴灵臣贪腐案件而被河南省纪委列入行贿“黑名单”的他,在同批党员干部均受到党纪政纪法纪处理的情况下,陈晓华不仅“漏网脱钩”,而且得到了重用,担任了濮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全市人民干部群众都觉得不可思议,这种人为何没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委以重任?

  说起陈晓华,濮阳市的干部职工都承认他是个“能人”。60年代出生的他,从濮阳市编织袋厂工人做起,先是钻入市乡镇企业管理局,摇身一变成了国家干部,不久便被任命为濮阳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正县级)、局长,2014年3月改任濮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2015年8月,再度改任为濮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这样的升迁速度,实在令人费解。

  那么,陈晓华在官场是怎样屡屡得志的呢?事情还要从本世纪初说起。

  2001年12月,吴灵臣担任了濮阳市委书记。市委书记是当地的最高长官,谁想担任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他不点头门都没有。在市乡镇企业管理局工作的陈晓华,往上爬的欲望非常强烈。为此,他钻头觅缝打听吴灵臣的来历、性格、社会关系,千方百计接近他。陈晓华明白,对付这样的“大老虎”,仅靠丢几只“麻雀”是没用的,必须舍得投进一头“牛”才能把他喂饱,让他乖乖地按照自己的意愿办事。于是,他先是向吴灵臣的司机王琦行贿70万元,又通过王琦向吴灵臣行贿100万元,还向市委组织部部长雷凌霄行贿数十万元。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在金钱的作用下,2008年,陈晓华破天荒被任命为濮阳市安全生产监督局副局长(正处级),与局长平起平坐。这样的职务安排,在濮阳历史上从未有过。(吴灵臣、雷凌霄等上述三名腐败分子均被判刑入狱,目前仍在押,可以找他们核证)。

  受贿者被判刑入监,行贿者却照样当官,这样的现象正常吗?但在陈晓华看来是再“正常”不过了。因为贪婪是人的本性,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条件下,在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层出不穷,而国家工作人员经济收入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不以权谋私,卖官鬻爵,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发家致富”,满足个人私欲的。民谚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还说,“有钱能使鬼上吊”。就连马克思都认为,“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原市委书记、组织部长倒了,可以向新来的领导继续行贿,只要他们得了自己的好处,就不信不关照自己、提携自己。抱着这样的信念,陈晓华不看头势,不识时务,党的十八大以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我行我素,道行逆驶,厚颜无耻,搜刮民财。高新技术开发区是民营企业的聚集地,是濮阳市经济技术开发的重要平台。按道理,作为党员领导干部、政府官员的陈晓华,应认真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和国家的法律法规,廉洁从政,一心为公,为入驻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为他们干事创业提供帮助、搞好服务,鼓励他们落户濮阳、热爱濮阳、关心濮阳,为濮阳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贡献力量。可是官迷心窍的陈晓华却不认这个理。他在管委会主任办公会上公开宣称:“我马上就当书记了,你们几个要认清形势,谁不听话,今后绝对没有好果子吃”。还多次公开叫嚣:“只要在我这一亩三分地上做事,就得听我的。”面对如此专横跋扈、素质低下的政府官员、管理干部,开发区干部职工敢怒不敢言,广大创业者也只好忍气吞声,他要仨不敢给俩。有位在开发区创业多年的老业主说:“陈晓华是个生意人,他削尖脑袋往上爬的目的,是为了获取更大的政治资本”。

  是的,陈晓华巧取豪夺,疯狂敛财,贪腐成性,到不完全为了个人享受,而是怀有更大的政治野心。在他看来,濮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尽管“不差钱”,但毕竟是个县处级单位,要想显身扬名,光宗耀祖,就必须谋求更高地位,获取更大权力。因此,他把主要精力用在捞取钱财,行贿买通上。事实证明,陈晓华的“思路”并非不灵。比如,河南省纪委将其列入吴灵臣案件行贿“黑名单”后,有人却冒天下之大不韪,通过私下运作,让他逃脱了。“收人钱财,为人消灾”。陈晓华的“漏网”,引起同批受处罚乃至全市干部群众的普遍质疑。为此,建议上级党委、纪委尽快调查陈晓华的违纪违法问题,以给受到处罚的同批干部和全市300万人民一个交代。

  说到陈晓华,还有一些事情不能不提。2013年初,濮阳市安监局号召干部职工集资买房。职工购房款到账后,时任安监局一把手的陈晓华居然将其挪用到朋友的担保公司放了高利贷,获利几百万元,安监局广大干部职工对此愤愤不已。据说。同时,他在担任濮阳市安监局副局长、局长期间,曾公开开办金都大酒店、金都娱乐城,实行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仅歌厅小姐就达上百人,成为濮阳市“最负盛名”的地下嫖赌场所之一。2014年,在他担濮阳市工信局长期间,向多家企业索贿数百万元,任作为党政领导干部,他目前有化工厂等几家公司,老婆有二十余张银行卡,系自己做官老婆做生意的典型代表。

  目前,种种迹象表明,陈晓华不仅索贿行贿不收敛、不收手,而且占据重要岗位,,还有提拔重用的可能。对于这样的政治败类,党组织若不高度警惕,严加防范,查清事实,将其绳之以法,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像吴灵臣、雷凌霄一样的领导干部被他拉下水。但愿上级党委、纪委尽快调查陈晓华的问题,未雨绸缪,防患未然。我们坚信,只要党从严治党、强力反腐的政策不变,陈晓华再狡猾、再伪装,都逃脱不了党纪政纪和国家法律的制裁。党内决不允许腐败分子有藏身之地,但愿这一天早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