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将断针留患者体内 比特幼色

 

断裂在郑女士体内的手术缝合针。

  内江市民郑女士想再要个孩子,经朋友介绍,来到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检查,院方诊断为宫腔粘连,需要实施手术。

  8月25日晚7点许,医生给她实施了第一次手术。然而,就在手术缝合伤口时,缝针断了,三分之一留在了体内。医院并没把这一消息告知她以及家属,并在第二天告知病人体内有血块,需要再次实施手术。

  这一个实为“找针”的二次手术,院方仍没找到针。不得已,医生在第三天告知病人断针落在体内的事实。“断针在腹腔内,本来在肚子中间,后来都移到了边上了。”郑女士说。在家属的要求下,当晚,郑女士被转到成都另一家医院,连夜实施取针手术。8月28日凌晨,经过约3小时手术,长约2厘米的断针终被取出。

  10月8日、9日,郑女士和家属两次前往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讨要说法。

  华西都市报记者求证此事时,该院业务院长张女士表示:“第二次手术没有告诉她(郑女士),是怕她才做手术情绪受不了,准备取出来才告诉她”,并承认“手术断针,是一次意外。”

  目前,院方和病患家属仍在协商赔偿事宜。

  事件经过

  小微创断针两次手术寻针

  患者腹部3个小孔变成6个洞

  第1次手术

  清除宫腔粘连缝合针断裂体内

  在郑女士看来,这是一个痛苦的求医过程。

  郑女士说她一直想再要个孩子,因此经朋友介绍,相中了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

  8月25日,她在朋友的陪伴下,来到该院检查。随后被医院诊断为宫腔粘连,需要做一个微创手术。当晚7点许,医生为她实施了手术。手术大概持续了约3个小时。

  术后的第二天,医生来病房查房,“医生跟我说,手术很成功,很顺利,但体内有一块血块,需要再次实施手术。”郑女士说,尽管自己很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医院提出的再次手术的要求。

  第2次手术

  院方找针未果才向患者如实相告

  二次手术后,郑女士以为,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没想到的是,二次手术后的第二天上午,院方告知她,第一次手术时,缝合针断了,落在了体内,“医生跟我说,第一次是手术,第二次其实是找针。”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眼泪就下来了!”再次回忆起当时的经过,郑女士情绪仍很激动。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院方同时告诉她,第二次手术仍没找到针。

  在郑女士及其家属的要求下,院方通过x光片发现,断针在腹腔内,已经发生了移动,“断针在我的肚子里走来走去,原来在中间的,后来都跑到边边上了。”郑女士说。

  第3次手术

  转院取出断针长约2厘米针尖弯曲

  当晚经家属要求,院方同意将郑女士转到成都另一家医院进行治疗。经过约3小时手术,28日凌晨,断针终于在腹腔内被找到并取出。

  至此,郑女士一共经历了三次手术。掀开上衣,郑女士指着肚上多处缝合伤口说:“本来只有3个小孔,现在变成了6个洞,而且有3处打开、缝合了3次。”

  根据家属提供的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的“找针”手术病历显示,缝针在三分之二处断裂,三分之一落在了体内。同时记者看到,在郑女士体内找出的这根断针,比家用缝针略粗,长约2厘米,针尖处呈弯曲状。

郑女士肚子上留下手术后的伤口。

  记者调查

  手术记录还原“寻针”过程

  医院曾怀疑针未落体内,并在床周边找到疑似断针

  郑女士提供的多份具有该院手术医生签字的手术记录,还原了整个“寻针”经过。

  8月25日,院方第一次为郑女士实施了手术。

  下面为部分手术记录:

  ……术后缝合皮下时出现缝合针断裂,断端约2/3,……在断裂处及周围组织反复寻找断针无果,…于腔内寻找断针,镜头所及之处均未见断针,…再于切口周围探寻无果。

  彩超定位,腹腔内未及明显异物回声……台下寻及一颗似断针,对比针端,疑似断裂针头。报告医务科及业务院长并做风险评估后缝合切口。

  26日的二次手术过程记录:

  26日,院方为郑女士实施了“腹壁异物”取出手术。根据院方的解释,医生经过沟通后,又怀疑断针可能落在了脂肪层,故实施了此手术。

  ……请示院部考虑我院条件有限,异物取出有困难,拟缝合腹壁请外院会诊后进行下一步处理。

  院方表示,二次手术当天晚间,他们邀请到市内其他医院专家会诊,意见是断针在腹壁的可能性大,不会对脏器造成损害,所以处理不必太激进,原来准备周一转到其他医院取针。

  27日晚第三次手术记录:

  27日下午的X光照片显示,断针有了移动。院方判断断针在腹腔的可能性大,同意家属提出的转院要求。当晚,郑女士被转至成都另一家医院,28日凌晨,经过该院医生约3小时手术,针被取出。

  院方回应:

  断针是意外医院有过错

  10月8日、9日,郑女士和家属两次前往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讨要说法,华西都市报记者跟随进行了调查求证。

  8日下午,该院业务院长张雪莲和一位科室负责人出面协调。张院长说:“从医疗上看,手术缝合断针是意外,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医院确实有一定的过错,所以我们才来谈如何赔偿的问题。”

  9日,张院长以及医院的两位法律顾问再次与病患进行面谈。随后,华西都市报记者提出当着双方的面,对一些细节进行核实,最终院方表示希望单独接受采访。

  记者:第一次手术缝针针就断在了体内,第二次手术实际上是找针,为什么你们告诉她说是体内有血块需要做手术呢?

  张院长:才做完手术,怕她情绪受不了,医生准备取出来(针)再告诉她。

  记者:为何会出现缝合针断裂的问题?

  张院长:我从业二十多年了,缝合针断裂在其他医院也发生过。可能是针存在质量问题,医院已经向厂家反映了。

  截至10月12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了解到,目前,院方和病患家属仍在协商赔偿事宜。

  华西都市报记者李秀江摄影张磊

  相关新闻/

  山东:手术针遗落患者体内医院赔偿16万

  2013年,山东济宁泗水一村民在镇卫生院做“左侧腹股沟斜疝修补术”时缝合针断裂,主刀医生并未察觉就进行了缝合,致使断针遗漏在蒋某耻骨结合区,致其身体疼痛不适。经济宁医学会鉴定,该病例属四级医疗事故,镇卫生院对本次医疗事故负全部责任。蒋某向法院提起诉讼,经调解,患者获赔医疗费、精神损失费16万元。

  重庆:手术针遗落体内12年患者获赔6万

  2002年,重庆彭水县的冉女士在当地医院做了剖腹产手术后,腹部就莫名其妙地疼痛,却始终找不到原因。2014年,冉女士到重庆主城一家医院做X光透视时,终于找到了病根——原来是当年粗心的医生将一根手术针遗落在了她的体内。冉女士向当年做手术的医院讨说法。彭水县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经长达5个月的马拉松式调解,2015年2月,双方终于达成了调解协议,冉女士获得医院6万元的赔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