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谦:小岳岳谈不上膨胀 和郭德纲不吵架

- 编辑:admin -

于谦:小岳岳谈不上膨胀 和郭德纲不吵架

于谦 资料图。

  于谦 资料图。

  19日晚,《我为喜剧狂》第三季即将在湖北卫视开播。前两季担任导师的郭德纲在本季中“退居二线”,他的老搭档于谦出任新评委。

  近日,在《我为喜剧狂》录制间隙,《法制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新晋评委于谦,对于第一次担当导师于谦直言:“主导感比较强,做评价、点评选手,对每个节目的阐述,或者存在的问题,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比往常任务要重一点。”

  评委看选手 喜剧是看天赋 收徒弟这个事可遇不可求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第一次当评委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于谦:以前都是郭老师在前面,我是属于军师的位置,而且长时间做军师习惯了。这次来到湖北卫视《我为喜剧狂》跟往常不一样,从头盯到尾,主导感比较强,做评价、点评选手,对每个节目的阐述,或者存在的问题,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比往常任务要重一点。不过也好,几期过来也习惯了。

  法晚:作为评委,看选手有什么样的标准?

  于谦:《我为喜剧狂》主要还是以喜剧为主,喜剧看的是天赋,当然脚本很重要。我认为选择选手还是看他的喜剧天分,他不光要掌握这个脚本,还要刻画人物很快让观众接受他,进入情境,还要有和其他助演的配合,我主要从这几方面参考。

  法晚:之前郭老师说,比如说哪个徒弟是块什么料,一眼就能看出来,你看人准不准?

  于谦:说实话,我看人不是很准。老话讲女大十八变,这还是说的人相貌,更何况男女有别,又都不一样,每个人的性格特点、成长过程、抗压能力等等,各方面都不一样。他受到某一种外界的干扰,他性格都会变,不是他有幽默的素质、幽默的天赋就行。

  现在收徒,主要是看他的人好坏,善良与否,人性善良占最重要的因素,但这块是需要长时间跟他们接触,一眼怎么能看出来这么多东西呢?

  法晚:是不是收徒越来越难了?

  于谦:收徒弟这个事可遇不可求,刚才咱们说了是看天赋,这个人不管他再能言善辩,或者性格开朗,都不是在我收徒范围之内,刚才说的都是参考因素,但不是主导。赶上一个好的不容易,那么就争取让他做这行,其实大部分的人都不太适合,但他有自己的梦想,我们也有时候劝他最好别干这行。

  你看看郭德纲,包括岳云鹏,实际上在台底下都不是能说的人,他们都属于性格内向,尤其岳云鹏,他基本上在台下不说话,不管屋里坐多少人,你聊得再热闹他不插什么话,但是这种天赋,一上台的工夫大家很明显就看出来了。在《我为喜剧狂》的舞台上,我是来挖掘这个人,不是让他后期学这个,这是学不来的。

  前辈看后辈 岳云鹏没膨胀 任何人红在别人眼里都会变

  法晚:提及岳云鹏,你觉得他现在这种成功,是不是可以复制?

  于谦:和人有很大的因素,个人条件是很重要的,实际上捧出一个演员来,按他这个路子复制,是现在的公司、经纪公司一个很成熟的套路,这种套路如果成功,捧星的道路就会成功,红不红的决定性还是自己的因素。

  法晚:每次采访郭德纲他都会说:“每一个徒弟在什么时候会红都会有策划”,是这样的吗?

  于谦:公司可能是有策划的,公司没有策划,何谈你们来包装我,每个公司捧每个演员都有他的套路。

  法晚:所以岳云鹏现在的红也是必然的结果,并不是偶然的。

  于谦:谁的红都不是偶然的,都有必然的原因在里面,岳云鹏的红也是他多年积淀的,从一开始面馆服务员,再到德云社扫地服务员,从不受关注到有人喜欢,这都是一个演员成熟之前寂寞的过程,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法晚:你有这样的“寂寞”过程吗?

  于谦:当然。

  法晚:作为郭德纲的搭档,你觉得岳云鹏现在有没有膨胀?

  于谦:膨胀谈不到。今天我还看一个帖子说,岳云鹏在坐地铁。小岳岳谈不上膨胀,因为他是从底层做过来的。

  当然,谁骤然一下在短时期内红到这种程度都会变化,但是你不能说他膨胀,因为这种心态上的变化是必然的,这种变化也是正常的。谁的身份变了,角色变了,在别人眼里的状态,整个都变了。但是你要说所谓的膨胀,还没有,小岳岳很好。

  捧哏看逗哏 和郭德纲挺好 他的调侃是造星的一种手段

  法晚:前一阵,德云社20周年,有媒体笑称那是你们20周年结婚纪念日,私底下你们有没有过争执?